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政务公开 >> 部门信息 >> 广州海关 >> 正文
 
默默演绎着的光荣
—— 走近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郑希新
 
文章来源:广州海关缉私局  作者:海川,任重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5-12 14:58:17   [字号:小号 大号]
 

“金三角” “金新月”离我们远吗?对于你我,也许只是那遥远的地理称谓。然而,对于坚守在国门线上的人们,距离竟是如此之近,近得仿佛就在伸手可及的门外。眼前,罂粟毒果无休无止地窥探着身后的共和国大门,“骡子”们一旦铤而走险妄图跨越这道防线,警惕的猎鹰就会屏气凝神,振翅出击!

看见,或看不见;这里,战线依旧,不眠不休……

爱人的叮嘱:“小心点!”

她正忙着哄发烧的儿子吃药,不时张望着厨房里忙活的男人。此时手机响了,男人腾出一只手,摸起身边的电话,看了看来电显示,随手关了煤气灶。片刻后,希新挂了线,取下围裙,用手搓了搓大腿,欠身对妻子说:“来案了,得回去。饭,你们先吃吧,我晚点回来。”妻子皱了皱眉,点点头,看着丈夫拎起挎包快步离去的背影,喃喃道:“记得吃点东西,小心点。”电话又响了,希新边说着边关上了门,也许没听到妻子的叮嘱。

战友的调侃:“给力的肛肠科长!”

坐在疾驰的警车上,望着窗外一一闪过的七彩华灯、婆娑人影,冲着正开车的科长,她一本正经地冒出一句:“郑希新同志,你媳妇该有意见吧?比起来,你我呆一起的时间还更多嘛。”

“哈哈,难说,谁叫你老是不找男朋友呀!”希新回答。

女警叹了口气:“你科长大人总是下班后给打我电话,男朋友早被你一个个吓跑啦!”希新词穷了,他深知科里这几个宝贝女孩的弥足珍贵——遇到女性毒贩得靠她们搞掂,询(讯)问对话得靠她们翻译,工作气氛得靠她们调剂。对于这些长年并肩战斗在缉毒最前沿的女战友们,希新内心老有一股愧疚。

在拥挤的车流中,警车驶入了羊城某大医院。医院六楼,单独的直达电梯。电梯门敞开,眼前是三面铁栏栅和一道厚重的铁门,走廊深处不时传来脚镣撞击地面发出的沉重声响,空气中立即弥漫着来苏水、体臭和汗液的混合刺鼻味道。希新径直走向值班室,麻利地穿上防护服、带好口罩,然后翻阅《人体藏毒嫌疑人处置情况表》中最新的排毒记录。

整整6年了,就是在这个专门收治犯罪嫌疑病患的楼层里,希新和其他“猎鹰者”,对人体藏毒嫌疑人进行着24小时的排毒监护。久而久之,这里被缉私民警冠以“宅基地”的名号。

横向三步、纵向四步,“宅基地”内值班民警唯一能够躺下歇歇的地方,就是狭窄的193号床位。一侧,郑希新双手举着CT胶片,对着灯管上下端详。仍未消肿的左手腕,记录着昨天才发生的惊险一幕:

刚进来的一名带毒嫌疑人,情绪十分焦躁,虽然戴着手铐,还是一直又嚷又闹。就在郑希新推门而入的瞬间,他突然癫狂似地向门口冲去。看护民警赶紧抓住其手铐,谁知嫌疑人照着民警手上张口就咬。说时迟那时快,希新箭步上前,使出一招“金箍锁喉”,将嫌疑人牢牢控制。体检化验后得知,该嫌疑人竟是一名艾滋病患者,大家可着实惊出了一身冷汗。

端详着CT照片,希新口中念念有词。在刚入警的小赵看来,郑科就是CT界的“骨灰级”专家,那双浮肿中带有血丝的眼睛,犹如鹰眸一般敏锐,能快而准地判断毒丸所在的不同位置,并分析捅破嫌疑人的心理防线。

“你吞了多少粒?”希新问。“好像是20粒。”对方答。希新诡谲地哼了声:“我看不止吧!”嫌疑人低头一愣,不吱声。“按照中国的刑罚规定:走私海洛因50克以上,即可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甚至死刑。一粒毒丸通常有12克以上,20粒就是240克,足够了。”盯紧对方的眼睛,希新继续展开攻势:“你想继续撒谎,还是把握主动坦白的机会?”沉默一会儿后,嫌疑人无奈地摆了摆头,压低喉咙道:“Ok,ok……”希新不动声色地笑了,对身边的看护民警说:毒丸位置已接近肛门,快要排出了。没多久,报警铃响了,嫌疑人果真示意要排毒。旁边的小赵说了声:“‘肛肠科长真给力!”

医护员的敬佩:“打心眼里服了你们!”

透过玻璃,值班护士看到希新正忙着从嫌疑人刚刚排出的排泄物中分拣毒丸,虽然隔着紧闭的门,但仍能闻到作呕的恶臭。门那头,希新用带着薄手套的右手,从温热、粘糊、恶心的粪便中不紧不慢地掏出毒丸,一个个清洗后排成一行,共9粒。从他脸上你根本看不见一丝犹豫,有的只是专注、谨慎、仔细,以及触摸到硬物时旁人难以察觉的兴奋。一旁负责摄像的民警有些反胃,希新左手接过摄像机,稳稳当当地抓在手里,继续拍摄取证。

郑希新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地在恶臭和高风险中执行着如此特殊的任务。开展猎鹰行动5年多来,他和同事们共执行监护排毒任务2561次,监护排出毒丸17441粒,最长一次监护排毒竟然持续了21天,排毒最多的一次,1人超过2公斤!

过往的岁月里,希新内心也曾犹豫过、挣扎过。刚进入“猎鹰”行动组时,他憧憬的是与毒品走私分子刺刀见红的快感,哪曾想过这样一份血性的缉毒职业里,竟还有长时间窝在狭小、单调、恶臭“密室”里的活?一连好几天的严密监控,最终只是为了等待携毒嫌疑人的排便。恶臭带来的呕吐、厌食尚且能忍受,但面对语言障碍、传染疾病、法律难点等种种接踵而至的问题,累积的精神压力难以释放。一米八个头的铁岭牛犊,日渐消瘦,少言寡语。对比那些一起走出中国刑警学院的同窗,希新第一次怀疑自己的从警选择。然而,当自己有些泄气时,想到身边“老刘”坚强的身影,内心不觉感到羞愧。

老刘是组里的“老猎鹰”,部队转业的他干起活来身先士卒,从不叫苦喊累,浑身散发着一股使不完的虎劲。几年的“猎鹰”下来,原本健硕的他,开始感到胸腹部隐约作痛,发作时面色苍白、大汗淋漓。大家劝他去歇歇,检查、检查,老刘总是说:科里人手太紧,等过了这段吧,“胃痛”这老毛病顶一顶就没事了。靠着几片止疼药,老刘就这样死顶着、硬抗着,直到一连串的监护任务完成!老刘患的是肝癌已到晚期的消息,令郑希新及所有朝夕相处的战友内心哭泣!

希新知道,老刘是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一种精神:在这条没有退路的国门防线上,缉私警察不曾后退!为了捍卫那份尊严,哪怕以命相搏!

在猎鹰组,希新与他的战友们,早已习惯咬下一口面包后,继续分拣毒丸;早已习惯在寂静之夜,一看到监视器里有动静,就条件反射地从椅子上弹起来;早已习惯在漫长枯燥的监护中,找寻属于自己的乐趣。希新知道,当年他追随着“老刘”的目光,如今的后来者也同样将追随的目光投射在了他的身上。

清洗消毒后,希新来到今晚当班的医生、护士室,聊起最新的治疗方案和需要协调解决的问题。医生、护士感叹道:“你们处在羁押病房的最核心区,24小时都与毒贩子在一起,任务最重,传染的风险最大。在现今的和平年代,说实在的,我们打心眼里服了你们!”

毒贩的呜咽:“ Thank you! 

在六楼尽头,是一间特别看护病房,乘着排毒的间隙,希新走过去探望一名刚从死亡线上抢救回来的毒贩。

他全身无力躺在病床上,麻药退去后的痛楚感,使他不由得发出声声低吟。一见到这个被称做“zheng”的警官进来,他眼睛里闪出了一丝光亮,努力地朝来者点点头。这个成功实施了剖腹手术的南非男子叫雷恩,因吞服的毒丸包装胶带出现松动、脱落,导致毒丸长时间滞留体内没能排出。渗出的海洛因由肠道进入血液,只须50—70mg即能致人中毒毙命!当毒丸开始渗漏后,中毒的雷恩痛苦不堪、满脸绝望。是眼前这位年轻的中国海关缉毒警官,在他生命垂危之际,争分夺秒地与缉私局、医院和外事部门紧急沟通联系,会商术前准备事宜,并努力稳定自己近乎绝望的情绪。这一切,雷恩看在眼中,记在心里。手术前,他用蹩脚的中文和英文,呜咽着反复对守护身边的郑希新嘟囔着:“Thank you !”

对郑希新来说,来到这里的既是一名体内藏毒嫌疑人,同时也是一个走上不归路的毒品受害者。“人的生命是第一位的,在他没被法律审判之前,他的生命与任何人一样都应该是平等的,即使他最终有可能被法律判处死刑。”这就是猎鹰者们对待生命的态度,这就是中国海关缉私警察对于人性、法律和司法权力的高度认知,更是他们对自身职业使命感的生动体现!

局长的命令:“再拼也应睡觉去!”

天刚晨曦,希新离开了医院。他接到命令:“迅速赶往广州机场路,准备、组织扩线行动——抓捕境内毒品收货人!”

毗邻港澳、交通便捷的广州,是全国出入境人数最多的南方都市,自然被国际贩毒集团当成了跨境走私毒品的中转站和集散地,毒品走私形势已然十分严峻!在城市中心的交通要道上实施扩线抓捕,无异于一场生死极速的比拼!

上午11点,机场路车流如梭,行人如潮。乔装打扮后的希新和战友们,混在人群之中正悄悄地接近他们的“猎物”——一个身高近2米等待接货的非洲籍毒贩。包围圈正在缩小,此时,狡猾的毒贩似乎感觉到身边的危险,突然调头,拔腿就跑。本来跟在毒贩身后的希新立马迎面堵截上去。毒贩见前后夹击,就拼命地往马路中间横向插去。眼看“猎物”翻越马路中间护栏逃向对面,希新想都没想,冲在最前头,紧跟着毒贩飞身越过了护栏。

“毒贩并不往人行道跑,就在车流中来回穿插,就赌我们怕死不敢追。”小赵说:“我跟着郑科一咬牙也追了上去,连着追了几条街道,一路上全是‘吱’‘吱’的紧急刹车声,一辆辆大货车从郑科的身边擦身而过……”。郑希新回忆道:“天气极热,追着追着,到了极限,脑子里一片空白,眼睛里什么都看不见了,只剩下前面那个狂奔的黑影。”

一幕电影里才有的惊险追捕场景在真实地上演……毒贩终于跑不动了,被希新他们扑倒在地。拷起毒贩的那一瞬,希新痛苦地趴在地上,狂吐不止。当他试图翻过护栏,去捡回摔落地上的手机时,面对近一人高的护拦,却再也翻不过去了……

他踱步走进缉毒科的办公室,发现希新赤着上身,靠在椅子上打盹,旁边是汗水湿透的衣服和一沓摞在桌上的塑料饭盒。他悄悄将饭盒扔进垃圾箱,找来了一件衣服给希新轻轻盖上。“啊......局长好!”希新下意识地跳起,揉揉布满血丝的眼睛,开始汇报:“人到位了,还发现了另外一个同伙......”“我都知道了,案子你先放下,再拼也要睡觉去!”局长不由分说地命令他。

朋友的唏嘘:“革命工作离不开嘛!”

 一觉醒来,已是星空斑斓,希新猛地想起有个难得的好友聚会,忐忑中急忙翻看短信通知的时间和地点。还好,虽然来得最迟,但朋友们也都还在。希新首先抱怨:“为什么不打电话催催我?”朋友们反而有点吃惊:“先问过你们家的领导了,说你在加班,还以为你又不来了呢。来,迟到了啊,这酒你主动点!”希新摸出手机看了看,心里琢磨:“今天是局长放我假,应该没事。”入席后一连喝了三杯,解释道:“实在有点忙,走不开。”众友唏嘘道:“革命工作离不开嘛!”席间,一位在白云机场海关的同事对大家感慨到:“都是在缉毒,我们在旅检卡口负责找出带毒嫌疑人就交差了,他们那里尽是:羁押审讯、监护排毒、取证扩线侦查什么的,才是真正的脏活、累活。”希新抿了抿嘴说:“何分彼此,冷暖自知。来,咱哥俩走一个!”

同行的评价:“你们为禁毒事业做出巨大贡献!”

被誉为“国门干探”的他,在10年的缉毒生涯里,已侦办各类走私案件895,先后参与侦破“12.07”全国最大宗可卡因走私案、“8.26”走私4.26吨安眠酮毒品案、“11.10”走私196万粒摇头丸毒品案,打掉了多个特大走私毒品犯罪团伙。在以打击人体藏毒走私为主的“猎鹰”缉毒专项行动中,更是率队侦办822宗毒品走私案件,共缴获毒品1.42吨,抓获来自44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犯罪嫌疑人529名。仅2011郑希新所在的缉毒科就立案侦办毒品走私案件206查获毒品272.9公斤平均1.5天1宗案件最多时1天受理侦办10毒品案件2011年,广州海关查获的毒品案件,占全国海关的三分之一强。 

在一次公安缉毒联席会议上,省禁毒部门某领导说过这样一番话:“你们在国门前破掉一个案子,就阻止了上千克毒品入境。这些毒品一旦走进来了,就会分成上千份,就会有上千个人去吸毒犯罪,就会毁掉上千个幸福家庭;我们就要花很大力气去破这上千个涉毒案件。所以要感谢海关,感谢缉私警察,感谢你们为中国禁毒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

是的,郑希新是广州海关的优秀代表,是中国海关缉毒战线上的一名尖兵。他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三等功4次,获得全国海关缉私系统“十优岗位能手”、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广东省优秀共产党员、全国青年岗位能手、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等众多荣誉,成为公安部第四届“我最喜爱的人民警察”候选人。

内心的告白:“我珍惜我的战友,我热爱这份职业!”

聚会还在进行,可熟悉的手机铃声又响了,希新有点慌神,正后悔不该贪杯,电话那头传来令人兴奋的消息:“老刘的手术十分成功!放心吧!”希新一下子觉得眼眶开始模糊了。老刘捂着腹部说的话仿佛又在耳边响起:“没事、没事,这可能是老胃病。现在人手太紧我离不开,顶过去就好了!”泪水,突然止不住地划过这张喝红了的国字脸……

“我珍惜我的战友,我热爱这份职业!为什么我的眼里饱含泪水,因为在与毒贩的一次次交锋中,我真正感悟到对生命的尊重,对幸福的理解,对职业的热爱。”也许,这正是激励这名当代青年在国门下不断成长的根源!

 

        当你有机会进出国门,或想真正了解海关,了解海关缉私警察那些人、那些事,请回眸郑希新、回眸这群普通但不平凡的国门英雄——这些有名和无名的他、她还有他们,在这无形的特殊战线上,写满了无私的奉献,演绎着默默的光荣!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暂无文章!
  •  
         
    您是本网站第 位访问者
    主办:广州市人民政府打击走私综合治理办公室;广州市海防委员会办公室